江都广播电视台-江都新闻门户网

当前位置:本溪之窗 > 历史故事 > >

转眼之间这对有情人就得生离死别了

来源:www.benxi-window.com 作者:本溪之窗 发布时间:2018-05-28 16:09:22
可惜事实不是这样(尽管元同学伪装得很像),因为他不可能成为梁山伯甚至于王维第二,他只是一只偷腥的猫。
    对于唐朝宰辅级的高官诗人元。赡大家最关心的不是他的文学才能,而是他的同样流芳百世的爱情故事。因为传世名篇《西厢记》的人物原型就是他自己,他和他的女朋友都是故事模特,红过了千百年。
薛涛当然是一个很得分的女人,当年她制作的用于写情诗和情书的精美深红色薛涛笺曾风行一时并传于后世,一时洛阳纸贵。这位集唐朝四大女诗人(薛涛、刘采春、李冶、鱼玄机)和蜀中四大才女(薛涛、卓文君、花蕊夫人、黄娥)称号于一身的绝色美女,8 岁能诗多才多艺还终身未嫁的她居然还和当时的镇蜀的著名高官如武元衡、李德裕、韦皋等交往密切关系暧昧,当然是引起人们的很多美妙猜想,王建《寄蜀中薛涛校书》诗中就曾盛赞她道:万里桥边女校书,枇杷花里闭门居。扫眉才子知多少,管领春风总不如。大有横扫文坛之势。据明代诗人钟惺所编《名媛诗归》一书所说:涛八九岁知音律,其父一日坐庭中,指井梧示之曰:庭除一古桐,耸干入云中令涛续之,即应声曰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父愀然久之。她的敏锐诗才由此可见一斑。这是一个曾令很多食色男子倾倒的奇女子,以其的清高孤傲居然也堕入了元才子的情网,果然元同学也是够电力之人,不是相貌帅就是内在帅的那种有味道男子啦。
玩耍女人还能说得这么高尚的,简直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好命。糯犊炷幸。
爱妻死后,感情丰富的元同学写了很多著名的悼亡诗,也成了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悼亡诗人之一(和苏东坡有一拼),可谓是感情真挚语言新颖感人至深,如果元同学就此如诗佛王维亡妻之后终身不娶的话,那么又是古代真实版的“梁祝故事”啦。
难怪元稹博得了很多读者和诗评家的好感,简直就是好评如潮,认为元才子用情太专一了,直接就是爱神丘比特本身,却不知他却是一个专把痴心女人的痴心偷来祭奠的“采花大盗”,是十足的“伪君子”(至少在爱情上来说是这样),事实上在元稹为了前途命运抛弃初恋情人莺莺之后,就为了自己升官发财而傍政治大款。他不仅依附当时的履新长安市长韦夏卿,获得了不错的政治资源,还投机取巧般地把自己的身体也“抵押”给了韦家,做了韦市长的乘龙快婿,顺便也把韦市长的女儿韦丛也泡到手了(泡妞水平绝对不比他的写诗水平差),结婚后凭岳丈这棵大树的遮荫,立马入秘书省任校书郎。韦丛就是元同学念念不忘的见了她就不再想其他女人不再动情,当天下所有女人是空气的美丽娇妻,如果事实真的如此,那么元同学是古代最著名的情圣也差不多了,关键不是这样,而是元同学的中国式文人的伪善,因为事实并不是那样,而是暗暗地给风流倜傥的元同学以一记响亮耳光。
元和四年(公元809年)他的娇妻韦丛重病卧床时(也有亡故一说),当时在官场混了多时的元稹便有了雄起的迹象,其时已升任监察御史(这职务著名文人当过的很多。土趿嫉惫┑乃奉使按察两川,有了公费旅游的机会。趁着出差成都,风流元稹当然不会错过与自己心仪已久却无缘见面的大唐第一女诗人薛涛发展地下情的机会,诚所谓老杜所说“但见新人笑,那闻旧人哭”,当时31岁的元同学一见到成熟稳重声名在外的著名熟女薛涛(其时薛已经42岁,整整比元稹大11岁)就打得火热如胶似漆,口味果然够重。当然薛才女是著名女人,聪明伶俐又会保养,何况薛又曾是多才多艺能弹会唱的乐籍官妓,虽是徐娘半老还算是风韵犹存年老色未衰,还特别有才会调情,当然也是电力十足。
可惜这段美事最后因为薄情的元稹的移情别恋,让美丽的莺莺姑娘空留遗恨,得手后的元稹还为自己的始乱终弃狡辩,说莺莺姑娘不是良家妇女而是惹火尤物红颜祸水,甚至把之上升到“美女误国”的境界上,说自己“德不足以胜妖孽,是用忍情。”为了自己不受感情伤害,只能忍痛割爱,和她潇洒地说再见了。
总之他们是一个落花有意一个流水有情,大家又都是早慧天才类人物(元同学也是九岁能诗制科对策第一的猛人),于是随着元稹急促的敲门声,旷世才女等了半个世纪的唯一爱情终于如期而至,这狗血的爱情。
因为风流成性的元同学居然也能和豪门望族出身的美丽少女韦丛(韦丛是在20岁时下嫁给24岁的元稹的)共同度过了七年贫贱夫妻百事哀式的小夫妻生活没有怨言,还特别温馨甜蜜情深意长,可惜好日子过得特别快,转眼之间这对有情人就得生离死别了,造化经常弄人。
当然,我们也不能因为元稹到处寻花问柳而否定他对韦丛的真挚爱情,因为这个据说也是能并行不悖。
于是,两堆干柴烈火立马熊熊燃烧,相见恨晚。菟嫡馐茄Σ排缴谝淮斡邢爰奕说母芯,还作诗《池上双鸟》:“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更忙将趋日,同心莲叶间”暗托终身。可惜元同学本就是一个薄情郎,他追求的就是那份激情而已,当事过境迁之后基本上物质感又成了压倒一切的追求。因为几个月之后经历了和女诗人日日锦江激情赋诗回到灯红酒绿的国际大都市长安的元稹早已把这段情付之脑后,甚至连刻骨铭心的“沧海水”与“巫山云”都忘记得一干二净了。可能是分别时他曾骗多情女诗人说很快回来找她什么什么的,让痴情的女诗人掩袖痛哭空等了一生,却彻头彻尾是一个男人的典型谎言和薄情。元稹根本没有再回来,而是忙于继续开发政治婚姻,不仅娶了妻还纳了妾,家里家外彩旗飘飘的样子,到处拈花惹草风流快活,据说连江南才女刘采春也曾是他的“小蜜”,“沧海水”韦丛去世后两年元稹就在江陵府纳了妾,他的“巫山神话”也随即破产。而痴情的薛涛还在《赠远》诗寄相思与明月:知君未转秦关骑,日照千门掩袖啼。闺阁不知戎马事,月高还上望夫楼。大约是两人在分手之际元稹的山盟海誓让薛涛当真了,从此落日黄昏便是苦苦相思的受难时。正是“欲问相思处,花开花落时”是也。而这一等,一转便是华丽的百年身,误了美人一生,终生未嫁。对于这一点,著名学者陈寅恪特别看不起他,并用45度角俯视了他,说他“巧婚”( 说白了就有现代人所蔑称的“靠女人发达”的嫌疑)又“巧宦”(经常趋炎附势溜须拍马)。
在讲到元稹的姐弟恋之前,我们先来介绍作为著名的《西厢记》中张生原型,也就是元稹那段同样著名的始乱终弃的爱情故事,他把这段风流韵事写成了《莺莺传》(也叫《会真记》,其实就是《西厢记》的故事蓝本),其实这段令人荡气回肠的爱情悲剧故事中的男主角就是元稹本人,也可以说是他的自传(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就曾说:“元稹以张生自喻,述其亲历之境”)。大意就是说风流元稹花言巧语哄得了美丽多情的莺莺姑娘半夜抱枕去找情人,正是“待月西厢下,近风户半开。拂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的美妙时刻,于是一段刻骨铭心的巫山云雨水到渠成,难怪他能写出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十分脍炙人口的诗句,正如诗评家所说的“语言幻美,意境朦胧”,原本是有很深很美妙的情感体验,不仅是对挚爱的亡妻,还有对玉人的甜美追忆。骷姨逖樯罟灰彩鞘种匾。


元同学这就叫做说一套做一套,说得高雅点就是“明儒阴法”的那一招。
看来元同学应该是一个才貌双全的大帅哥了吧,不然为什么有那么多绝色美女像飞蛾扑火一样勇于向他献身投怀送抱呢?
正如某些历史研究者所说的,元稹一生就玩两种经典人生套路:一种是走门阀路线攀龙附凤娶贵族之妻做乘龙快婿(你还不能把“吃软饭”的帽子往他身上扣。高,实在是高);一种是在宦游途中与各地风流美丽才女谈情说爱游龙戏凤你侬我侬好不潇洒,而且这两条线永远是最完美的平行线,并行不悖,没有交叉起火的可能。他既能成为人们心中最有爱最高尚的谦谦君子,又能独自去偷欢尽情享受齐人之福还不会身败名裂,这些招式很多男人(包括犯了天下男人都犯过的错误的成大哥)玩过,也有很多人吃不了兜着走,唯有我们聪明绝顶的元同学是个例外,还博得了一个最佳“住家男人”称号,古代的“五好男人”非他莫属的样子。
唉,这正如某些为情所伤的女人所说的,男人靠得住母猪也会上树也。
那么元稹有怎样的风流韵事呢?我相信大家一定会特别感兴趣,以下开讲。
据说元稹同学最轰动一时的恋情,就是和同是诗人而且是唐朝为数不多的著名女诗人薛涛的“姐弟恋”(现在好像还蛮流行)。
当然,还是那句话,人无完人,至少他和白居易的患难与共相濡以沫的真挚友情也算是佳话之一,至于官场的操行一时也是不能明断,就不去纠结了。

现在看来,元稹写的著名《离思》诗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更像是一首彻头彻尾的讽刺诗,反讽耶。这种“另类忠贞”简直一文不值,什么见过沧海就不想再见小河流的水看过巫山绮丽的云雨别处就不再云蒸霞蔚娶了极品美妻别的女人就当是透明体,反正是不想再摘路边野花了,一付痴心汉的标准嘴脸,却怎奈根本挡不住元稹急促的偷情步伐,一面在心中想着亡妻一面像最勤劳的蜜蜂一样在花丛里埋头苦干,呵呵。元稹当然是写爱情诗的高手,而更加是采花高手,比他的情诗还情意绵绵。
    (本溪新闻网整理编辑)www.benxi-window.com
关键字:

南通新闻

国内新闻

资讯排行

Copyright 2010-2017 本溪之窗 www.benxi-window.com 版权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合作: RSS地图 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返回顶部